-

【小日向文世|第一弹】我最后的归宿\n片源:《Double Face》、《无情都市》、《明天的喜多善男~世界上最倒霉男人奇迹的11天~》、《又见七濑》、《2030彼岸的家人》\nBGM:Otokaze - Save the flavor Part3 -Insturmental version-\n故事大概,织田救了个男孩,养大他让他为组织效力,可局长也找到了男孩并说服他成为间谍。然而男孩是双面间谍的说,一直暗中为织田卖命,但不幸任务中有人暗杀了织田,男孩认为和局长有关,决定诱杀。\n最后,其实织田是诈死,至于为啥诈,是谁暗中帮忙,局长联系到并怎么说服的男孩,男孩身世如何,下个视频解释好了,BGM...

【小日向文世&孙昌敏|织田大成X朴震九】父親

雨点点滴滴的下,像是低声啜泣不停的孩童,哭声止不住却也毫无威胁力。屋顶的凹陷以肉眼看不到速度缓慢的积累着,或许在某一时刻,雨水再也不能藏在其中,会猛地如脱笼的猛虎奋尽全力而出。织田大成就站在街口的一侧,头顶的太阳还在耀眼的发着光发着热,他却任雨滴打在脚边被血浸透的深褐色细沙上。嗒,嗒,嗒,血水一点点沿顺着裤脚向上爬,西装裤的黑完美遮掩了这骇人的血色,可潮湿寒冷的感觉却仍然一阵阵的向他席卷而来。


他应该迅速的离开这里,警察马上就会到来,身边的手下基本已经撤离的七七八八,贴身的也只剩下那个几年前被他捡到的保镖朴震九。可他的脚却像是在这肮脏的血水里生了根,丝毫动弹不得。这是惩罚吧,对他抛弃...

【小日向文世角色水仙|织田大成X喜多善男】你活着的价值①

海水拍击着悬崖底部的乱石堆,溅起十几米的浪头,从高处俯瞰,海浪凶猛的像是要一口吞下整个悬底,若是有人站在悬崖纵身一跃,海神定会把他一口吃掉,再也不会有回到地面的可能。 


2008年的某个风和日丽的日子,54岁的喜多善男站到了悬崖旁两层建筑的烟囱上,他决定在这个美好的又或者是糟糕的日子里,结束掉他的生命。只要一跃,很简单的一个动作,他就能得到解脱。但他的双脚此时仿佛失去了知觉,任他如何的捶打咒骂,这一步始终无法迈出。


“还是不行么......”


狂叫的海风以及无力的颓废感使喜多善男身心俱疲,缓缓地蹲下了身子。


“啊可恶,明明,明明那么的想要死掉,”痛苦的用双手敲...

【张万霖X陆昱晟】"爱"吃糖的大哥

在下雨的时候,街边的包子铺会撑起一把大大的油纸伞,伞下足足可以容纳三个成人。打开笼屉时,大量的热气被猛地释放,遇到冷空气凝结在伞的内壁,随着重力的压迫,没过多久伞内也是小雨一阵。而包子铺的主人仿佛根本没有发现一样,依旧在伞下大声的吆喝着自己好吃的肉包。


在下雨的时候,街边的凉茶铺会熬一大锅的姜枣茶,姜的辛辣与枣的丝甜被藏匿在锅中,但当盖子被打开时,一层又一层的雨帘也遮掩不住它的美味。凉茶铺老板熟练地把姜枣茶倒入早就洗好的保温壶,上盖之前还往里面承上大大一勺蜂蜜。


在下雨的时候,街边正对着包子铺和凉茶铺的家具铺会把一直对着街面的摇椅转换位置,只要摇椅上的人不转头,就一定不会看到包子铺...

太过在意一个人,我们便失去了更多人。
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在都快失去时才理解。
还好,现在还不晚。
我会伸手,会迈出那一步,也请你
抓住我的手,好不好

我觉得,我可能,我大概是想要吃林永健的粮……
有朋友……产么……

-

来源:《远大前程》《北平无战事》《麻雀》《伪装者》BGM:太宰治「女生徒」より专辑:心象スケツチ歌手:藤井久美内容:崔中石提出死间计划,王天风匿名张万霖执行。轻微CP:崔中石X王天风,毕忠良X崔中石,陆昱晟X张万霖

-

就是......烂尾啦~~~~

Call Me Maybe

 专辑:Curiosity

歌手:Carly Rae Jepsen

片源:于无声处

 @星辰的浪花 

【晟霖/霖晟】张大帅从小就被人算计了

上海的码头是有欺诈性的,从不像表面上那样风平浪静。所以当一帮黑衣人手握武器四处奔波于其时,附近的人早已习惯,均放下手中工作躲闪在一旁等候询问。其中也不乏有人不满愤怒,但也被另外的人摇头拉住。

『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小毛头跑到这里来?他偷了夫人的戒指,我们奉命要剁了他一只耳朵,要是有人敢隐瞒……』

为首的黑衣人掏出腰后的西瓜刀,一个用力把刀远远的插进了斜后方的木箱之上,刀身几乎全部没入箱中。

『后果自己掂量!』

年仅十三岁的张万霖就躲在这被刀没入的木箱之中,刀尖离喉咙就差一分,稍有动作就会被划伤。他爬进这木箱时有被人看到,那些人为了保命一定会说出他的下落。上海那么大,偶尔丢失几个人像是家常...

【陆夏】

陆先生攻略夏师爷,然后他们组队去打boss张

第一局

“侬不是商人。”

“何以见得?”

“杀气。”

“仅此而已?”

“直觉。”

“陆先生也会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不信,但要赌这一把。”

“据说陆先生样样都行得,唯有赌运向来不太好。”

“无妨,十局九输。恰巧之前与人赌输九把,算来这把,刚好十局可赢得。”

“好,我不是商人。”

第二局

“侬不是杀手。”

“哦?有杀气却不是杀手,你这样不矛盾么?”

“刚刚侬是故意对我露出杀意,伪骗我的思路。”

“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我会那么小看你?”

“这正是侬的高明之处,二次诱导的骗局。让人觉得是假,露出破绽后以为是真...

1 2 3 4 5 6 7 8

© parkmyeongsoo | Powered by LOFTER